当前位置: 首页>>媒体聚焦>>正文

中国新闻网:山东莒南300年历史木梳加工村 欲借自主品牌敲开高端市场大门

2018-09-13 

图为高榆村村情民俗木梳展示馆。 孙婷婷 摄

年产木梳4000万把的山东省临沂市莒南县板泉镇高榆村,欲借力电商模式,打破目前单一倚靠传统市场销售的瓶颈。摆脱代加工低利润的现状,利用本村新注册的“高榆木梳”“清越坊木梳”商标品牌,打开木梳产业的高端市场。

记者9月12日跟随山东省文化厅组织的非遗助力脱贫采访行来到高榆村的一家木梳加工作坊采访时看到,5台制作木梳的数控机床正同时运作,完成在梳背位置的刻花环节。一把木梳从截柁、解板、顺木丝、蒸煮、脱胶、晾干、刮板、开齿、锯背等到最后制作完成,生产需要20多道工序。

丁明文在展示传统手工制作木梳的工序。 孙婷婷 摄

据该村党支部书记丁明文介绍说,高榆树村是“木梳之乡”,木梳加工已有300多年历史,村中有大约200余个小作坊,全村家家户户常年加工木梳,从业人员以及外来务工人员1200余人,木梳产量占据中国市场的70%,产值4000万元人民币。

“目前,高榆村生产的木梳,已经远销安徽、河北、山西、新疆等多地。”于明文说,全村虽然每年可制作4000万把木梳,也带动了村民脱贫致富,但目前该村木梳生产也面临一个困境,仍停留在单一依靠传统市场批量代加工阶段,利润空间非常有限。

高榆村在接收市场订单的同时,引进3名电商人才,帮助村民在电商平台销售木梳的同时,还负责培训村民学习使用电商平台。但这仍未能破解村中木梳生产瓶颈。“很多村民都会做木梳,同质化现象严重,同行之间为了销量时常压低价格销售,这也是致使价格上不去,利润空间小的原因。”

木梳订单信息的反馈更让丁明文迷茫下一步如何发展。据他介绍,与质量上乘的高档木梳相比,低端、大众化的木梳更受欢迎。丁明文带领村民赶赴谭木匠、天天见等知名品牌的梳篦生产企业学习经验时发现,在南方,一位木梳工匠师傅可以撑起一个知名品牌,他们更注重在精细处下功夫,瞄准高端市场。

图为高榆村村情民俗木梳展示馆,展示有传统手工制作木梳各道工序。 孙婷婷 摄

高榆村制作的木梳多以梨木、檀木为主,具有坚固耐用、遇热不变形、不生静电等特点。近年来,该村改变传统的纯手工制作方式,逐步发展到机器自动化加工,用料也从传统的枣木、梨木升级到檀香木、牛角,产品从低档向中高档发展,做工更加细腻,品种更丰富,用料更讲究。丁明文告诉记者,该村注册了“高榆木梳”和“清越坊木梳”两个品牌。“雕花复杂、款式新奇时尚的高档木梳,村民都可以做出来,但因知名度不高,始终无法像谭木匠、天天见等品牌一样,打开高端市场。”

丁明文并不想完全放弃纯手工制作木梳的民俗。他说,目前,村中会手工做木梳的人数仅剩10余人,且伴随年龄增长,这项手艺正在流失。“木梳电商创业园建成后,村中准备设置一间手工制作木梳体验馆,让仍懂手工制作木梳技艺的老人,现场教学。”

临沂市文广新局副调研员高志国在支招高榆村遇到的瓶颈时表示,村民首先还是应保证木梳的质量,不生产低档木梳。此外,还应引进更多专业人才,打造设计、销售等专属团队,研究市场需求。“小作坊之间更应该拧成一股,不搞价格战,才能将自己的品牌打入市场。”

目前,山东临沂市莒南县高榆村木梳生产的规模号称“江北木梳第一村”,成为县域经济的特色产业和品牌,2004年被莒南县政府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目录加以保护。现已申报临沂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转自《中新网》9月12日 孙婷婷)

上一条:山东商报:作者刘知侠诞辰百年 来看《铁道游击队》创作背后的故事 下一条:中国新闻网:山东探索非遗助力脱贫模式 创作三农作品激发致富内生力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