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媒体聚焦>>正文

山东商报:作者刘知侠诞辰百年 来看《铁道游击队》创作背后的故事

2018-09-13 

书籍、出版国外的连环画、电影、电视剧版本……《铁道游击队》自1954年出版以来,被翻译成八国文字,并以累计超过300多万册的发行量风靡世界。

多年来,《铁道游击队》的故事家喻户晓,代代相传。但其作者刘知侠,却鲜为人知。

如今,在抗日名著《铁道游击队》的诞生地临沂莒南县岭泉镇马棚官庄村,《铁道游击队》原创地纪念馆应运而生,将作者刘知侠与《铁道游击队》的情缘记录了下来。

正值刘知侠诞辰100周年,记者在山东省文化厅主办的2018“乡村文化振兴看山东”主流媒体采访行活动中,走进了这座纪念馆,聆听了《铁道游击队》创作背后的故事。

与游击队的亲密接触

在马棚官庄村,《铁道游击队》的故事家喻户晓,发生在这片红色沃土上的那些旧时光,早已烙印在了马棚官庄人的血液里,也留在了村东头的刘知侠暨《铁道游击队》原创地纪念馆里。

要谈刘知侠与游击队的缘分,还得从他的个人经历说起。“刘知侠小的时候家境贫寒,父亲是铁路工人,在父亲和工友的闲聊中他了解了很多发生在铁路上的故事。”岭泉镇宣传委员陈洪静告诉记者,也就是这段时光使得刘知侠与游击队结下了不解之缘。

后来,刘知侠在抗大一分校学习,学习结束后,刘知侠1940年初随抗大来到山东沂蒙山抗日根据地,他被分配到抗大山东分校文工团工作。陈洪静介绍,“1943年敌后抗日形势大大好转,为了更好地开展抗日根据地的文化工作,山东抗日根据地成立了山东文协,刘知侠也随文工团一起被分配到这一文化机构,也就是这个时候,刘知侠开始在马棚官庄村驻扎。”

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为刘知侠的创作打开了大门。“1943年夏天,山东军区在滨海抗日根据地召开全省战斗英雄模范大会,胶东、渤海、鲁中、滨海和鲁南各个军区选出的战斗英雄、模范人物云集莒南的坪上。根据地的报刊记者、编辑人员都参加了大会,一方面为大会服务,另一方面对这些英雄人物进行采访,准备为报刊写报道和文章。”陈洪静告诉记者,也就是在这次英模大会上,刘知侠首次认识了铁道游击队的英雄人物,了解到铁道游击队的战斗事迹。”

游击队的斗争事迹感染了刘知侠,他开始进行以游击队员为原型的文学创作。“在对铁道游击队中队长徐广田和政委杜季伟多次访问后,刘知侠开始对材料进行整理和构思,并按章回体小说草创了一部分,在同志们的鼓励下在他主编的文协刊物《山东文化》上连载”,陈洪静说。

实地采访丰富创作

最初刘知侠的创作故事并不叫《铁道游击队》,而是《铁道队》。《铁道队》在《山东文化》上连载两期后,因题材新颖,收到了强烈的反响。读者不仅有普通战士,还有铁道游击队的领导。

文章一经刊发,就有领导表示希望刘知侠能够到队伍中来体验生活,以丰富创作。这是一种认可,也是一种压力。

于是,刘知侠暂停了《铁道队》的写作,已经完成的部分也停止了连载,决心到铁道游击队中去体验生活。1944年,刘知侠第一次去了铁道游击队。一同生活,一同作战,在游击队的生活成了刘知侠创作最丰富的灵感,也成就了小说中大队长刘洪、政委李正、副大队长王强等人物。

两年后,刘知侠深入铁道游击队的驻地枣庄再次采访,补充了一些新的资料,也开始创作以连载故事《铁道队》为基础的小说《铁道游击队》的大纲。“随后,刘知侠回到了我们马棚官庄村,准备动笔开始创作。”陈洪静告诉记者,这时,因为解放战争,刘知侠也投入到了战役当中,这也为他后来创作《铺草》《红嫂》等作品积累了素材。“刘知侠也是第一个提出‘红嫂’这个概念的人。”

到了1951年,为了继续《铁道游击队》的创作,刘知侠再次回到枣庄,与英雄人物的原型故地重游,夜访微山岛,采访乡亲们,也为创作积累了素材。陈洪静告诉记者,从枣庄回去,刘知侠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创作中。

“为了使小说故事性强,通俗易懂,刘知侠还反复研究了《水浒传》,广泛运用和采纳中国古典小说的特点和技巧进行创作。”陈洪静介绍,1952年到1953年期间,刘知侠都在进行创作,直到1954年1月40多万字的长篇小说《铁道游击队》正式出版发行。

改编翻拍活态传承

1954年《铁道游击队》出版后,受到广大读者们的欢迎。“铁道游击队的事迹感染了读者,在1955年的再版发行仪式上读者们纷纷让刘知侠签名”,陈洪静说。

1956年,上海电影制片厂将《铁道游击队》拍成了电影,并在全国放映,受到热烈的欢迎。此后这部小说还被改编成连环画,并译成英、俄、法、德等多国文字推向世界,2005年起,还先后出现了不同电视剧版本的翻拍。

尽管形式不同,年代不同,但这部还原铁道游击队战争场景的作品60余年来一直深受大家的喜爱,没有过时。

在《铁道游击队》的原创地——马棚官庄村,更是如此。这已经不仅仅是一部作品,更是历史的记载,家乡的记忆。

去年,为了将当地的红色文化记忆更好地传承下去,弥补山东省抗战时期意识形态类展馆的空白,刘知侠暨《铁道游击队》原创地纪念馆就此建立,那些年发生在这片红色土地上的故事也在纪念馆里呈现,以更鲜活的方式来讲述。

一幅幅或黑白,或彩色的老照片将回忆定格,这是一份累积,也是一份精神的传承。

尽管作者刘知侠已经过世,但这部经典的作品及记忆将永远地传递下去。

在纪念馆里,有一份特殊的礼物,就是刘知侠的妻子刘真骅的留言。她说,“这里就是我们的家。”她说的就是马棚官庄村,这个刘知侠曾经驻扎七年,工作和战斗过的地方。

如今,马棚官庄村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村庄,也是一份情感的积淀。“从2016年开始,已是耄耋之年的刘真骅每一年都会回到马棚官庄村,并且带着老干部艺术团来这里演出。”陈洪静介绍,“纪念馆的建立也得到了刘真骅的支持,我们也会努力地把这份记忆和文化积淀传承下去,让更多的人了解。”(转自2018年9月12日《山东商报》)

上一条:中国文化报:山东临沂公共文化服务“量体裁衣” 下一条:中国新闻网:山东莒南300年历史木梳加工村 欲借自主品牌敲开高端市场大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