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媒体聚焦>>正文

大众日报:郯城扶贫攻坚蹚新路

2018-12-25 

本报记者 田茹

本报通讯员 禚艳华 实习生 李明强

足不出村,用祖传手艺就能赚钱;因地制宜,小项目渐成好产业。郯城县紧紧围绕“精准扶贫”这一着力点,大力推行“企业+代加工点+贫困户”的扶贫模式,把活儿送到贫困户家门口,让村民在家就能打工赚钱,走出了扶贫攻坚的新路子。

12月7日,郯城县红花乡前小店村天气格外晴朗。坐在县里援建的老年房里,80岁的贫困户徐止让决定和老伴休息两天。“旁边的土坯房倒掉了,县里又帮我建了这间新的。这两年一直帮着祥五扎穗头,他把材料送到家,干完了他再上门拉走。俺老两口一个月能收入1000多块钱,吃穿住都不愁了。”徐止让老人说。

老人嘴里的“祥五”名叫李祥五,郯城红花镇吉祥结艺编织厂厂长。红花镇是全国最大的中国结生产基地,全镇七万多人中有两万多人加工制作中国结,产量约占全国的60%,而李祥五是镇上规模最大的中国结厂家之一。

走进吉祥结艺编织厂,加工车间的墙壁上挂满了琳琅满目的中国结,炫目的中国红配上创意独特的图案和长长的穗头,喜庆气氛扑面而来。十几名妇女正在忙碌着,她们将配饰修剪整齐,然后再粘贴、编织或者搭配在一起,就成了人见人爱的中国结。

“村里几乎每家都有人帮我编,经常来厂里干的也有100来人,都是有空就来,有事就走,手脚麻利的每天能挣七八十元。”李祥五称,他还在其他村里设了加工点。他开车送料上门,加工点找人编织好后,他再上门回收,并计件付酬。

像李祥五这样的工厂在郯城的不止一处。郯城县依托中国结、木镟玩具、服装加工、铁艺、乐器等特色产业,大力推行“企业+分厂+代加工点+贫困户”扶贫模式,通过总厂吸纳就业、进村设厂带动就业、送料加工居家就业“一条龙”服务,助贫困户增收。目前,全县已涌现出高大制帽、博林工艺、益匹马食品等320家传统手工艺小微企业,设立居家就业加工点268处、“扶贫车间”93处。

高大制帽厂因位于郯城县胜利镇高大村而得名,现代化的五层扶贫车间在村里格外醒目。这个厂每年销售草帽、棉帽、机制帽等各类帽子100多万顶,其中90%出口到美国、墨西哥、日本等国家。

村民颜廷英与高大制帽厂创始人徐景雪是远房亲戚。由于丈夫去世早,儿子偏瘫,她从1999年徐景雪建厂之初就跟着织帽子。“我们这个年龄的人,都会编织,小时候学的手艺。早晨领五六十顶帽子回家,织好了就送回来,一天能挣三四十元,够我们娘儿俩平日里花的。”颜廷英说,村里像她这样“领活”的就有100来人。

“每天来上班的约有70人,订单多时能达到150人。”制帽厂生产主管张飞介绍,厂里还在毗邻乡镇及附近村开设分厂或加工点,由他们送机器、送技术、送原材料,加工好后再上门回收,对方不需要投一分钱。这样的分厂或加工点,高大制帽厂约有30个,每个点都有从业人员20人以上。

抢抓“互联网+”发展机遇,建立起县、乡、村三级电商服务体系,郯城县把贫困户融入了电商发展产业链。庙山镇薛庄社区,傍沂河而居,省定贫困村。走在村中,道路两侧是几十家名称各异的柳编店,店主们则在房间里忙着在网上和买家交流。

薛庄社区北侧是占地百余亩的郯城县柳编电商产业园。超祥商贸的扶贫车间门前,几名工人正在为柳编产品着色,车间内堆满了近万件商品,小到饭菜筐,大到收纳盒,不一而足。店主刘约胜介绍,他从2011年开始在淘宝上卖柳编制品,随着生意扩大,自己除了坚持编些花瓶等相对高端的工艺品外,主要做柳编收购,然后在网络上统一销售。

刘约胜收购柳编不需要走多远。柳编加工大户王志平家是个四合院,除了堂屋,其余都做了柳编加工车间。其中一个房间内,七名妇女的手指在柳条间飞快地穿梭着。“在家门口干活,既可以照顾父母,又可以照看小孩儿,挣钱也不少。”有人问话,她们无暇多答,可话语间手边的杞柳筐又多了一个。

“加工虽说比较简单,也得接受培训。”王志平介绍,“县里非常支持,目前80%的柳编企业已加入到技术扶贫中,贫困户的产品则通过互联网卖到全国各地。”

郯城县精准推进电商扶贫已成果初显。截至目前,依托薛庄柳编、红花中国结等4个电商产业园,郯城县已建成市级电商扶贫示范基地5个,通过网上开店、订单加工等方式帮扶贫困户1600余人。

郯城县委书记刘连栋介绍,郯城县始终把脱贫攻坚作为一项重大政治任务和最大民生工程来抓,2018年已全面实现17个重点村“四联八建”提升,年度任务和责任目标圆满完成。他说:“在郯城,像编织这样的传统手工艺几乎家家都会。我们会因势利导,紧扣‘村村有产业项目、户户有产业增收’目标,扶持产业做大做强,让更多贫困户受益受惠,确保2020年全县贫困群众不落一人。”(转自2018年12月24日《大众日报》)

上一条:齐鲁网:临沂郯城“非遗金猪”贺新年 下一条:中国文化报:为实现全面小康蓄积磅礴力量——齐鲁大地挖掘弘扬“红色家底”找准抓手

关闭